主页 > C屯生活 >我的Rotax DD2初挑战! My First Challenge On DD >
我的Rotax DD2初挑战! My First Challenge On DD

    Date:2008.4.6.
    Place:Japan瑞浪赛车场
    Weather:Fine(Sunshine/Cold:8~10。C) 

    日本的四月天还稍有凉意,摄氏十度对于我们这些亚热带人来说还真有些快耐不住,但冷飕飕的天气丝毫没有打击我挑战Rotax DD2赛车的决心,带着一个多月的体能与技术训练,前往日本接受这一等一的Karting Challenge!

    先来认识DD2!  
    2档换档后轴直驱

    在正式进入内文之前,先让我们来认识这部搭载由Rotax研发推出具有二档位换档机构设计引擎的后轴直驱新世代Karting!

    Karting首席大厂Rotax考量到长期以来Karting年轻好手会在赛季结束后,常会得到进阶方程式转换跑道的机会,但通常车手首便会遇上需学习适应方程式赛车与Karting截然不同的变速箱换档设计问题,于是经过多年测试研发终于正式推出Rotax FR125 Max DD2水冷单缸二行程125cc引擎(最大马力32.5hp),DD2将传统齿盘带动设计(Chain Drive)改为具有革命性意义的直驱2档变速系统(Direct Drive 2 Gears=DD2),引擎本体则维持近70%的传统设计,最低车重限制173kg。

    堪称New Age Karting的DD2乃源自Rotax RM-1理念而来,採用旧有Rotax Max FR125水冷引擎搭配2档变速箱、方向盘换档压片与后轴直驱等设计,可提供近乎方程式赛车般的操控感,车身后部则拥有特殊防撞装置,有效确保车手安全。

    去年即已向CIK注册专利的Rotax DD2,由于省略了传统齿盘驱动设计,因此在维修保养上少了髒汙清洁问题而简便许多。至于变速箱内部的1-2档序列式档位则比照F1赛车可经由方向盘后方拨片进行切换进、退档动作,同时变速箱内终传齿比还可依场地进行3种不同配置,更重要的是它可在短短5分钟内完成施工。

    儘管方向盘上装置有Lapcom液晶显示萤幕,Summit车手谢政儒却表示在实际比赛中根本无暇注意萤幕显示转速多少,只能用听觉去判断最佳换档时机,所以当然免不了在刚开始学习时会发生超转断油〈13600rpm限制〉的情形。

    Rotax DD2赛车一律配置有「前轮」煞车系统,车手则可经由分配器装置来调整设定前/后煞车比率力道,找出最适合自己脚感的煞车制动性能。

    由于DD2採用后轴直驱设计,因此车架设计与传统截然不同,目前全球将近85%各品牌知名车架都已完成对应Rotax DD2相关认证,举凡像是Arrow、Birel、CRG、Gillard、Haase、Sodi Kart、Swiss Hutless与Zanardi等知名车架製造商;此外DD2赛车的车架还拥有特殊防撞设计,可有效避免车辆在比赛中发生追撞而直接骑上前车的严重意外。

    Rotax DD2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相当有制度的统一规格赛,像是赛前、赛后所有参赛车的DD2引擎一律交回赛会统一保管〈引擎租赁制度〉,而每站各车所使用引擎更需经由抽籤决定,彻底确保赛事竞争之公平性。

    实际开过DD2赛车后便让人发现,由于驾驶过程中多了2档换档的控制动作,因此车手在车辆入弯减速过程中必须承受分别来自煞车系统与退档引擎煞车的二次减速高G值,再加上油门踏板控制与脑力思考,相形之下车手体能的消耗也就更大〈体能需求约增加60%〉。

    多了二片难度更高!!
    单圈快3秒、极速高10km/h

    新世代卡丁车~Rotax DD2系列给人相当刺激的加速力道与过弯高G值,再加上需搭配手部换档动作,因此对于车手体能要求高过传统Max约60%!!

    瑞浪赛车场在日本算是占地面积颇大的Karting赛道,尤其赛段中包含有上下坡设计,若想在这缔造佳绩,车手驾驶经验、路线选择与煞车技巧便相当重要。

    以本站瑞浪赛车场为例,驾驶DD2比去年Rotax Max传统车款单圈快了将近3秒、极速多了10km/h,儘管其加速快感与过弯高G值让人兴奋不已,但想将它开得淋漓尽致则需更高的驾驶技巧,光是煞车点与Late Brake技巧的运用就够你练上好几天!

    能够与日本现役最顶尖的Karting车手同场较劲让人感到无比骄傲,尤其比赛过程中从他们身上所学到的驾驶理念与技巧更可说是无价之宝!

    Rotax DD2等级赛事是我从没接触过的,而且参加的车手都是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拿过各大赛事冠军的顶尖车手,在台湾时就曾耳闻DD2是只可怕的速度怪兽,当我来到日本看到实车时,心中的无限兴奋油然而生。星期五第一次试驾DD2就被它的马力、速度与换档给迷惑,但他换档时的齿比配置、马力衔接却是无可挑剔,尤其驾驶过程中的加速G值更是超高,想起先前在台湾若没有在健身房锻练体能一个多月,今天恐怕还真的无法驾驭它!?

    除了Rotax DD2之外,当天同时进行安托华ARTA组、KRP Junior/Codet童车组,在主办单位KRP公关公司精緻的包装宣传下,整场赛事规模相当有看头,希望不久国内也能拥有这般等级的Karting大型赛事。

    日本瑞浪赛车场是个高速赛道兼具煞车技巧和体力消耗颇大的一条赛道,前年我在这里比赛过两次,脑袋里对Racing Line还稍有印象,记得当时驾驶Rotax Max的极速大概117km/h,但这次DD2却高达127km/h,练习第一天单圈成绩也较过去开MAX快了将近3秒,当场让我被这个高速强大G值给深深吸引,但更高速度的车辆也让人吃足苦头,比赛中有时找不到煞车点,一下煞车不是太晚就是太早,这多出来的10km/h极速看似没什幺大不了,但其中所隐含的驾驶技巧可就更深了!

    尤其在还没适应高速之际又要兼具拿捏换档时机,真的把我搞得有点头痛、心烦,平均一圈换档十次,当天共练习6个节次,加总圈数约80圈,这一来让我的大拇指非常疼痛(因为换档要用大拇指用力压),第一天练习下来一圈大约输日本车手多达3秒,再加上此行带去的Lapcom Data感应不到,回到饭店完全没有资料纪录可以检视反省,完全不知该如何修正自己的错误,练习时身体所受的痠痛,甚至不及信心被击败那种彻彻底底的痛…

    虽说改装零配件厂、食品或服饰业与Karting赛事并无绝对关连,但日本当地企业总是愿意大力投入赞助赛事,这也是目前国内赛车界最欠缺的一环。

    第二天有五节练习机会,所以把握时间赶快找日本车手请教换档时机、煞车点和入弯速度,虽然传授内容有听有懂,但上场后的车速实在太快,一时间脑跟手脚动作还是无法完美配合,同样发生不少错误。

    当国内同年纪小孩沉迷于电视卡通或打PSP电玩的同时,日本当地其实已经在做赛车运动的扎根动作,看看这群「童车组」参赛阵仗多PRO啊!

    所以接下来改採取紧跟每位日本车手的路线,虽然只能跟上两、三个弯,但我还是儘量每个车手都跟一点点,加总变成一圈的路线,把煞车点和出入弯速度、油门控制略作提昇,果然单圈秒速进步了一秒,连多年合作的EIKO老闆和技师群都说第一次开DD2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是很不错了,这才让我心中重拾少许信心,
    但大拇指的痛实在让人难受,每节跑完后赶紧冲去厕所急沖冰水两分钟,日本天气很冷,水又是山泉水,沖完后整只手冻到要人命,另外比赛这几天在日本晚上都洗冷水,隔天果然酸痛都消除了,洗冷水澡果真可以减少肌肉酸痛,而这是我在Discovery电视节目中学到的。

    儘管参赛成绩不尽理想,Summit谢政儒近年来仍坚持走向国际赛车运动,其精神与气度堪称国内业界之典範。

    比赛当天一早六点起床,七点抵达赛车场时车队技师与车手都已各就各位,早上练习我做出46.8秒的单圈成绩,比昨天更进步0.3秒,但还是差最速单圈车手约1.2秒,测时赛时很悲哀的只能排在最后一位,初赛13圈一开始还超越了两台,头几圈还跟的上同场对手,但最后排名还是无法往上晋升,只以第13名结束。

    决赛17圈起步还算不错,但随着圈数愈来愈多,自己三天来的体力也几乎耗尽,慢慢被日本车手超越,最后还是不敌日本车手以第14名收场(后方第15名是被撞出去的),所以我是最后一位通过终点线,但至少告诉自己不能因为距离拉大而放弃紧追前车,
    这是车手最基本该有的斗志,所以总成绩只输第一名10秒。

    由于耳闻DD2这台小怪物对于车手的体能要求颇高,所以特别在赛前一个多月就前往健身房进行体能加强训练。

    想想在台湾过去比赛我也是算排前面的,未曾排后位的我心中当然百感交集,但这更突显了日本赛车一直不断在进步,心想能跟这些一等一的好手一起比赛学习经验实属难得,而且赛车本来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既然抱着学习之旅又何必得失心那幺重,只要超越自己,为自己的赛车历程加上一笔,把所学到的经验与技术带回台湾,让台湾Karting赛车更进步,我想这是我身为台湾赛车界的一分子所该有的责任与使命感! 

    口述‧谢政儒、整理‧Eric 



    上一篇: 下一篇: